襄子老粗布·山西非物质文化遗产

24小时服务热线:
400-699-1070
网站首页 > 襄子介绍 > 品牌故事

品牌故事


赵襄子

1495064455133613.png


山西襄垣有两千余年的历史,史源五霸称雄的春秋末代,因公元前455年赵襄子筑城于此,故名襄垣。赵襄子,即赵毋恤,战国时期赵国的创始人,谥号襄,史称赵襄子。《史记》中所列赵国的襄子纪年,在位为33年(前457至前425年),千余年的历史造就了襄垣丰富的人文景观与人文历史,同时也造就了襄垣人民勤劳俭朴的优良传统,这种勤劳俭朴的优良传统使得在民间出现了诸如手工挂面、打铁、织布等一系列传统手工艺。另一层之意就是说襄垣的“襄”字剖析:为人人有衣穿的意思。因上下两部分组成了一个 “衣”字,中间则由左右两个“口”字和底部“一横”之上四个“十”上下重叠、左右连接组成。用“衣”字上下体的形成,模拟人站立的基本姿态:点横代表肩上头;撇、捺代表衣、袖、襟;勾代表的腿足,全方位包裹了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中四个“十”方面的男(左)女(右)两口,构成了中国的一个专用字符“襄”。因此可以说“襄”是人类文明的象征,是区别其它任何动物上等、下等、高级、低级的显著标志。为了更深层次地发掘襄垣的的人文历史,体现千年古县及手工老粗布的悠久历史及传统特色

同时也为了缅怀襄垣的创始人——赵襄子,我们将老粗布产品商标注册为“襄子”


豫让击衣


据《战国策·卷十八·赵一·晋毕阳之孙豫让》、《史记·卷八十六·刺客列传第二十六》、《潞州志》、《潞安府志》、《襄垣县志》载,豫让,上党襄垣人,晋国大夫智伯家臣,与《史记·刺客列传》记载的曹沫、专诸、豫让、聂政、荆轲、高渐离并称“六大刺客”。 春秋五霸之一晋国,在晋文公时,为了扩充军力,便将本国的三军扩为六军,每军设元帅一人。到晋景公时,六军元帅逐渐发展成六卿共主晋政,分别为范、中行、赵、韩、智、魏六个世袭卿族,后来因范、中行主政时犯众怒,被其他四卿灭掉,晋国便由赵、韩、智、魏四家主政。又过了几十年,四家卿臣势力越来越大,晋君反而不如四家,其中尤以智氏最强。 

智家为了独霸晋国,便想出了一个削弱赵、韩、魏三家而加强自己的主意:假借晋侯之名,让三家各割地百里充公以资军费。韩、魏忍痛割了地,智家充为已有,而独赵主襄子以土地乃先祖拚命得来而不予。于是智家便约韩、魏共攻赵襄子,并约定灭赵后三分其地。韩、魏一来惧智家强大,二来也贪赵家之地,于是帮助智家将赵襄子围于晋阳。智伯在久攻不下时借山洪暴发之机决开晋水冲灌晋阳,于是孤城晋阳陷入一片汪洋之中。踌躇满志的智瑶以为胜利指日可待,在与韩康子、魏桓子视察水情时忘乎所以地说:“我今天才知道水也可以亡人国呀,咱们晋国的汾、浍、绛可均是这样的大河呢!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韩康子与魏桓子听后心里一惊:既然晋水可以灌晋阳,那绛水也可以灌韩都平阳,汾水也可以灌魏都安邑。恰此时赵襄子使人策反韩、魏二家,于是韩、魏二家反决晋水倒灌智氏大营,最后将智伯杀死并灭其族,赵、韩、魏三家均分其地。后三家共请于周天子将自己封为诸侯。 

灭了智氏后,最恨智伯之人就是赵襄子了。还是赵家适子时,智伯便多次羞辱赵襄子,后智伯又集韩、魏之兵围赵襄子于晋阳,差点让赵家再次灭族。杀死智伯后,赵襄子为了解气,便将智伯的头骨做成了一个便器置于厕所内,让其死后也遗臭万年。这一不道德的作法引起了智伯手下一义士的不满,这个人便是豫让。在智伯兵败时,豫让也曾顽强抵抗,但终因寡不敌众,只好逃往深山躲避。听说赵襄子将智伯的头骨制成便器,心里非常气愤,便决定出山为智伯报仇。他先化装成刷厕所的,揣把匕首混进赵家厕所涂墙壁,准备趁赵襄子上厕所的时候刺杀他。可这赵襄子好象如有神助,在上厕所时忽然感到心慌,于是令人搜查,这一搜便将豫让抓了起来。这豫让也不抵赖,坦陈自己是想为智伯报仇。偏这赵襄子也是个很爱才之人,见豫让如此坦城,必是义士,便想收为已用。豫让当然不干,赵襄子左右的人便建议杀掉豫让,赵襄子想了想说:“主子身死后还能舍命为其报仇,豫让真忠义之士!放了他吧。”于是将豫让放了。 

可豫让自由后并没有放弃复仇的念头,还想刺杀赵襄子为智伯报仇,无奈赵襄子防范森严,豫让一直无从下手。于是豫让拿热漆涂遍全身,生了一身疥疮,容貌体态全部改变了,可上街乞讨时声音还是被妻子听了出来。于是豫让又吞吃烧红的木炭,将嗓子弄坏,再上街乞讨时连妻子都认不出来了。有位朋友偶然认出了他,流着泪说:“凭你的才学,只要肯为赵襄子做事,一定可以得到信任而有机会接近他,到时候再找个机会杀了他多容易?何苦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呢?”豫让哑着嗓子回答:“如果替别人做事还怀有二心,这决不是仁义之士所为,我虽想为智伯报仇,但决不能做那种不仁之事!” 

苦苦地等待了很长时间后,刺杀赵襄子的机会终于来了。 

赵襄子要视察刚刚竣工的市桥。豫让得知后便预先藏于桥下,准备在赵襄子过桥时起而杀之。可这赵襄子当是命不该绝,在座驾刚要上桥时,马忽然长嘶不前,大臣进言:“臣闻良马不陷其主,既然此马驻足不前,前面可能有危险。”于是赵襄子命人搜索,果然在桥下将豫让搜出。豫让见自己再次刺杀赵襄子的目的仍无法实现时,便仰天长叹一声,然后嚎啕大哭。

赵襄子有些不解:“知道杀孤为死罪,现在你是不是怕了?”豫让止住了哭声:“要是怕死我就不再来刺杀你了,我之所以伤心,是因为我死之后再也没有人为智氏报仇了!” 赵襄子想了想还是不解,便问道:“当年你效力于范氏、中行氏时,范氏、中行氏被灭也没见你有什么举动,反而投奔了灭掉他们的智伯。现在智氏被灭,你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效劳,而非要刺杀我呢?”豫让回答:“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已者容。当年范氏待我不过普通人,我只能以普通人的行为报答他们;而智伯却以国士来对待我,我也必以国士的行为来报答他。”赵襄子听了大为感慨,觉得如此义士却不能为己所用,实在可惜,但又不能再次放过他,于是解下佩剑给豫让令其自尽。豫让接剑在手向赵襄子磕了几个响头请求道:“二次刺杀您都没有成功,我自知再没有活命的道理。我死不足惜,只是报仇之志未酬。您若怜我之志,可否以衣让臣刺之,以寓报仇之意,这样我九泉之下也安心了!”赵襄子也被豫让这种执着感动了,果然脱下自己的锦袍递给了豫让。这豫让接衣在手,怒目而视,就像面对真人一样对赵襄子的锦袍连刺三剑!刺罢仰天长啸:“智伯,豫让虽无力为你报仇,今击襄子之衣,也算为你报仇了!”说罢自刎而死。自杀那天,赵国有志之士听到这个消息,都为他哭泣。而赵襄子车回之际,望着被刺的锦袍,隐约看见了血迹,从此生病而亡。 

后人,遂把豫让称为国士,入襄垣乡贤祠,襄垣始有“悲歌慷慨而尚气节”之誉。市桥也因此有了国士桥、豫让桥别名,位列襄垣“古八景”之一,即市桥怀古。明嘉靖年间,南京礼部、吏部、兵部三部尚书,太子太保、文安公刘龙曾诗云:

六卿分晋岁华遥,古迹犹存国士桥。 

流水落花愁尚在,夕阳衰草恨难消。 

伯夷耻食周王粟,仲父还登小白朝。 

万古人心此忠义,汗青留作姓名标。